台灣青年創業失敗的五大因素,從「快速失敗」中找答案

缺乏社會經驗的緣故,青年創業者彷彿摸著石頭過河、尋覓獲利的可能。為了速效,團隊參加創業比賽、爭取經費補助的同時,卻陷入不夠專注的陷阱。長遠看來,離穩定獲利只是更遠。

外在環境也沒有輕易放過創業青年,旁人的冷眼、尤其是家人的唱衰,讓他們身處憂心忡忡、唱衰創業的氛圍之中,就像鞋子裡的小石頭,不至於無法行走。但在前進的過程中讓人隱隱作痛,成為青年投身創業的另一項阻礙。

政府及各相關單位籌辦創業比賽的本意,原本是有利於驅動創業風潮。「想藉助辦比賽激勵創業成功,辦不到。」任職於台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、曾協助新創團隊多次取得募資的郭庭魁坐在台下有感而發。當他評審創業計畫時,他強烈地感覺到團隊為了獎金、為了面子,變得固執己見。郭庭魁認為,當前創業比賽太過氾濫,許多團隊在比賽中得名,便會膨脹信心,聽不進去外界的建議,以為市場將同樣地肯定其產品或服務。

「如果真的想創業,就不要參加比賽了。」他補充。理論上,有心創業的團隊應當以市場指標,取得消費者的信賴、賺市場的錢。創業團隊參加創業比賽,固然是開啟獲得創業資金的第一道門。如果深陷短期利益,忽略事業的經營,「他做了很多事情,其實都無助於創業。」

另一方面,當政府及相關單位籌辦創業比賽時,習慣以參賽隊伍數作為 KPI(關鍵績效指標),造成比賽各主辦方爭相搶團隊的亂象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那些年,一起失敗的青年創業計畫

學生選擇創業題目時,時常會著眼於周遭的問題,因為是他再熟悉不過的議題。郭庭魁說:「這卻未必是好的事業。」他屢屢告訴他帶領的團隊,把經驗當作是練習,如果預見失敗,不需要太掙扎,就 fail fast(快點失敗)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跳脫「不好意思」的苦力形象,台灣創業青年勇闖矽谷

台灣創業團隊經常散發出「不好意思」的氣質。像是不好意思拿資源、不好意思講英文、不好意思展示自家產品。太多的不好意思,使得台灣前往矽谷的團隊數一年不如一年,契機一次次從手中溜走。

「打群架」是拋開「不好意思」的壯膽訣竅、也是縮短新創公司進軍國際市場距離、一塊最有力的敲門磚。為了拋開彆扭的氣質,陳泰谷鼓勵他接觸的創業團隊,行有餘力買張機票去矽谷看看。到了矽谷,則盡可能地打開五官,與創投、當地創業者交流,體驗在地使用者的需求以及生活方式。「當你到了那個環境,就會督促自己更努力。」

「我沒有鼓勵大家都變壞、都變狼,但是當機會來臨時,要站上風口,才有起飛的機會。」陳泰谷說。

2016年九月,標榜可以隨消費者喜好、調整配料的智慧釀酒器 Alchema 成員,前往舊金山參加 2016 TechCrunch Disrupt SF 大會,與來自全球逾 70 國、750 個以上的創業團隊交換創業想法。此行不只 Alchema,另外還有 11 個台灣的創業團隊,在台灣新創競技場 (Taiwan Startup Stadium, TSS)執行長黃蕙雯的協助下,來到矽谷。

運作上帶有半官方性質的 TSS ,起源於起源於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「創業拔萃」計畫。歷任 Google、Yahoo 奇摩等擔任管理職的黃蕙雯,首要目標是打造 TSS 為「新創團隊進軍海外市場的最後一站」,將台灣創業團隊推向國際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台灣距離矽谷有多遠?

創業者憧憬矽谷,彷彿是創業的烏托邦。近年國內政府也舉著「亞洲矽谷」的政策大旗,欲從上到下推展台灣新創產業的資源整合。但矽谷揉合天時地利人和眾多因素,台灣創業者與創投的心態倘若不能調整,距離矽谷只是越來越遠。

在矽谷創業,沒有創投會看衰創業者的理想。自由奔放的風氣、俯拾即是的機會。反觀在台灣,創投習慣用過去評估製造業的模式,來評估 App 開發等軟體新創公司。「沿用舊有方式,卻會造成問題。」陳泰谷認為,軟體公司沒有廠房、伺服器也是租來的,既沒有實體店面,也算不準營收開始的時間。假如創投沿用過去思維,新創公司的挫折感很重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亂象叢生的群眾募資:騙錢?騙心?還是真有本事?

群眾募資因群眾而成,也會因群眾而生紛爭。募資達標後,新創團隊面臨著履約的義務,若是處理不好,便是失敗的前兆。

前幾年彩色路跑流行時,平台上紛紛出現太白粉路跑、殭屍路跑的類似專案;太陽花學運時,提案於《紐約時報》刊載廣告的募資計畫也順利達標。緊接著,青年參政、學運相關的專案相繼而起。現在,群募平台上也有移工權益、性別平等的專案散布其中。

flyingV 曾推出「手天使」──維護身障者性權的專案,由於回饋項目中有情趣用品的項目,輿論四起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《糖糖Online》本週六晚間九點精彩大結局 直播走光另有其人 王暄晴背部全裸挑戰從影最大尺度

【台北訊】公視戲劇《糖糖Online》將於本週六(11月30日)晚間九點播出精彩大結局,詹宛儒劇中替同班同學小文(王暄晴飾演)揹黑鍋,扛下直播走光的罵名,向酸民攤牌時,一度情緒崩潰;王暄晴坦言面對背部全裸的戲碼「皮膚狀況不佳讓我最擔心」。

《糖糖Online》前段採用倒敘手法,校內校外圍繞著直播走光事件爭執,隨著劇情推展,原來直播走光者另有其人,讓「糖糖」詹宛儒揹了黑鍋。詹宛儒分享,當「糖糖」決定要順著酸民、再用脫衣來反擊社會上對她的不公,情緒的痛苦以及豁出去的氣魄,是她認為《糖糖Online》演出中情緒最重的戲份之一。

「那場戲我的情緒緊繃了一整天,拍攝前我一直躲在房間、獨自聽著音樂。」詹宛儒說。當正式開拍時,她卻壓抑不住情緒,幾度讓戲走不下去。當下對戲演員朱芷瑩用力地抱著詹宛儒,緩緩地對她說「情緒慢慢放」,詹宛儒稍作休息,將內斂而逼不得已的反擊呈現出來。

現任休思樂團主唱並曾演出電影《有一種喜歡》、《極樂宿舍》的王暄晴(舊名王宇兒),在《糖糖Online》中以32歲逆齡演出15歲的資優生小文。王暄晴透露,拍攝意外走光片段的戲碼,是她從影以來尺度最大的演出,拍攝時確實清場外,最擔心的卻是肌膚問題,甚至提前看中醫調養背部肌膚。對比「糖糖」詹宛儒151公分的嬌小身型,158公分的王暄晴說,「我擔心我的背也會看起來太大隻!不上相讓我最擔心」。

《糖糖Online》敘述高中生糖糖(詹宛儒飾演)因為演唱a cappella(無伴奏合唱)直播爆紅而當上直播主,原本只是抱著好玩的心態,但意外的走光直播卻引發一連串的風波,讓她面臨其他學生異樣眼光。走光究竟是意外還是蓄意,引爆了大人世界交戰,以及整個小鎮的歧視與排擠,讓原本單純的事件越趨複雜。學校高牆的裡與外,掀起一場慾望與偏見的對戰。

公視原創戲劇《糖糖Online》於每週六晚間九點起播映,本週播出大結局,於公視、公視+、NETFLIX同步播出。

創業第一桶金來自群眾募資平台

在群募平台上,許多創業者在上頭尋覓從 0 到 1 過程所需的資金。但也有許多提案者的重點不在於資金,而是想藉助平台的人氣,做產品曝光及商機測試。

上午十點的艷陽灑落在潔白的壓克力桌面,也映著陳列其上、巴掌大小的人物模型。仔細端詳一尊仿造英雄電影的角色,不一會兒便能清楚看見,模型是由塑膠線圈纏繞,圈圈紋理相疊而成。

這些模型不是工廠量產,而是透過矗立於辦公室角落、半身長的 3D 印表機,印製出來的客製化模型。

成就這台小型 3D 印表機的推手,就是 FLUX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政府打亂行情,共同工作空間轉型

「政府最喜歡做的事情,就是與民爭利。」政府提供免費的空間與課程,久而久之,創業者會養成壞習慣,認為反正政府有,就不需要自己想辦法。

共同工作空間創造互動對進駐者與空間經營者而言皆有利,但專業的空間經營者眼前,還得先打破價格紊亂的高牆。 Impact Hub Taipei 共同創辦人暨業務經理陳昱築以德國慕尼黑的 Impact Hub 租金為例,一間四人房,一個月的收費是 1600 歐元,相當於五萬元左右新台幣。「如果我們也收五萬元,根本就不會有人來。」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台灣創業者利用共同工作空間發揮綜效

在共同工作空間刮起風潮之前,商務辦公室是小型企業或個人工作者的主要辦公選項。儘管共同工作空間與商務辦公室外觀上差異不大,但前者更注重「互動性」,而不是傳統商辦分租的小型辦公室,團隊彼此間互不相識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《糖糖Online》收視若破2 林孫煜豪跳鋼管舞 發87雞排 王暄晴願「腹肌擔當」唐綸邊脫邊親吻葛丞

【台北訊】公視最新戲劇《糖糖Online》上週首播,在PTT台劇版(TaiwanDrama)討論串推爆,熱度延燒。林孫煜豪發願若收視率破2,將與「糖糖」詹宛儒共跳鋼管舞,並發送87塊「督學」雞排給劇迷;王暄晴許願看「腹肌擔當」唐綸邊脫邊親吻葛丞。

上週六晚間九點《糖糖Online》播出時,PTT台劇版討論串跟進劇情,引發熱烈討論。詹宛儒首集直播翹課、鬧場清寒獎學金頒獎典禮,討論串網友留言表示「屁感十足」、「白目屁孩很會演」。而怒氣沖沖的教官看著詹宛儒直播,循線抓翹課的橋段,也有網友笑說「根本寶可夢大師,他們在抓寶。」

《糖糖Online》劇情緊湊,一週播四集,三週播畢。林孫煜豪發願,若是收視率能再攀升破2,將與「糖糖」詹宛儒共跳鋼管舞。林孫煜豪在《糖糖Online》中飾演叛逆學生「蟾蜍」,與校方「督學」(鍾政均飾演)敵對,但戲外互相拉抬,直言跳鋼管舞外,可自掏腰包加發87塊鍾政均代言的「魔法雞排」與劇迷分享。

曾苦練三年體操的健美型男唐綸(飾演俊偉)則加碼,若收視破2就深情相吻葛丞(飾演東東),葛丞耳聞後打趣說「哈囉你有問過我願意嗎?」王暄晴則說想看唐綸腹肌,不如唐綸葛丞兩人邊脫邊親,十足重口味;盧以恩暖心許願,和粉絲一同手做餅乾,感謝粉絲對此劇的喜愛跟支持。

《糖糖Online》敘述高中生糖糖(詹宛儒飾演)因為演唱a cappella(無伴奏合唱)直播爆紅而當上直播主,原本只是抱著好玩的心態,但意外的走光直播卻引發一連串的風波,讓她面臨其他學生異樣眼光。走光究竟是意外還是蓄意,引爆了大人世界交戰,以及整個小鎮的歧視與排擠,讓原本單純的事件越趨複雜。學校高牆的裡與外,掀起一場慾望與偏見的對戰。

公視《糖糖Online》全新一集將在11月23日(六)晚間九點播映,每週更新4集,於公視、公視+、NETFLIX同步播出。

《糖糖Online》晚間九點深情開播 「金鐘新科得主」梁湘華27歲添一子 葛丞虐心呈現新住民心境

【台北訊】公視最新戲劇《糖糖Online》將於今(11月16日)晚九點於公視上映,本劇主要演員詹宛儒、朱芷瑩、唐綸、葛丞與梁湘華出席「Candy Online」IG濾鏡遊戲發佈會。甫獲「金鐘迷你劇集新進演員獎」的梁湘華上戲素顏扮媽媽,並坦言未來想挑戰打仔角色,而葛丞為戲苦練越南語,虐心呈現新住民之子的困難,在片場刻意避開梁湘華、不與她說話。

梁湘華以「公視人生劇展–最美的風景」獲迷你劇集(電視電影)新進演員獎,當中飾演一名越南女子「阮月嬌」,為生計離鄉背井,恰如其分詮釋新住民異地生活的難處,因語調道地,不少人以為梁湘華是土生土長的越南人,其實她下足了苦工。此次於《糖糖Online》中,梁湘華再度飾演越南新住民,坦言儘管擔心演員形象受到侷限,但「若能把十個外籍人士演得各個個性鮮明,我想也是種成功。」梁湘華也表示未來想挑戰打仔角色、拍攝武打戲,「身體要受嚴苛訓練外,還能兼顧演技是相當困難的」。

年僅27歲的梁湘華,在《糖糖Online》中不僅是新住民身份,更成為「媽媽」,擁有一個高中生兒子翁建東(葛丞飾演),為了讓對手演員相信自己可以是媽媽,梁湘華刻意素顏,收起少女形象,妝髮服裝也特別挑選做搭配。

葛丞回憶見到梁湘華時,因兩人實際年齡只差一歲,卻要演出母子分離的悲情劇碼,他尷尬地說「不知道該叫湘華姐、湘華,還是什麼稱謂才好」。為了醞釀離別情緒,葛丞在片場不與梁湘華打招呼、不與她說話,刻意閃躲兩人的互動。戲外梁湘華與葛丞延續媽媽、兒子稱謂,第一時間葛丞得知梁湘華獲金鐘獎時,錄了一段「給媽媽的話」,暖心祝賀「媽媽」梁湘華。

曾演出電影《王牌教師麻辣出擊》的葛丞,在《糖糖Online》中展現企圖心,試鏡時寫滿完整三頁的角色自傳,苦練越南語。因為頑皮搗蛋的角色形象,他笑稱記憶最深的都是髒話怎麼說。他與唐綸在戲中是一對熱愛打籃球的死黨,但現實生活中兩人都不會打球,跑去向國小學生學基本的運球和上籃,鬧出一堆糗事。

《糖糖Online》敘述高中生糖糖(詹宛儒飾演)因為演唱a cappella(無伴奏合唱)直播爆紅而當上直播主,原本只是抱著好玩的心態,但意外的走光直播卻引發一連串的風波,讓她面臨其他學生異樣眼光。走光究竟是意外還是蓄意,引爆了大人世界交戰,以及整個小鎮的歧視與排擠,讓原本單純的事件越趨複雜。

公視原創戲劇《糖糖Online》將在今(11月16日)晚間九點起播映,每週更新4集,於公視、公視+、NETFLIX同步播出。